The balcony observer's report- Balconies to biodiversity 陽台之於生物多樣性

by Tsao T-F July. 13, 2017 1398 views

城市的公園是一座座綠的孤島,我們得用行道樹,得用家戶陽台和庭院當綠廊,把島嶼們串起來

Parks in cities are just isolated green islands. We have to string the islands together by using street trees, individual balconies and courtyards.

By Tsao 2017.07.14

Ladybug (Lemnia saucia), in Taichung, Taiwan 赤星瓢蟲 瓢蟲多肉食性,對蚜蟲、介殼蟲、粉蝨,有良好的防治效果,因此號稱"農作物的保母",其幼蟲易被農藥殺死,因此常作為有機農園的指標物種。照片中白白是前胸背板的花紋,不是眼睛哦

Ladybug (Lemnia saucia), in Taichung, Taiwan 赤星瓢蟲 瓢蟲多肉食性,對蚜蟲、介殼蟲、粉蝨,有良好的防治效果,因此號稱"農作物的保母",其幼蟲易被農藥殺死,因此常作為有機農園的指標物種。照片中白白是前胸背板的花紋,不是眼睛哦

聯合國世界都市化展望報告(World Urbanization Prospects Report):人類將越來越往都市集中

根據聯合國最新(2014年)發布的《世界都市化展望報告》(World Urbanization Prospects Report),2014年全球54%的人口居住在都市中,到了2050年,將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居住在都市。原文如下:Globally, more people live in urban areas than in rural areas, with 54 per cen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residing in urban areas in 2014. In 1950, 30 per cen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was urban, and by 2050, 66 per cen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is projected to be urban [註1].

我覺得人類越來越往都市集中的趨勢在可見的未來是不可避免的,畢竟都市提供了人們工作的機會,便利的生活,較流通的資訊,以及較多的教育資源。可是,人類越來越往都市集中,也意味著越來越多比例的人遠離自然的環境,也遠離了動植物,這樣的生活變得不健康,至少有一部分人們發現到了,也有越來越多專家們提出警告。另外,隨著都市的擴張,動植物的天然棲息地不斷的遭到壓縮,並且變得支離破碎,小而破碎的棲地將無法繼續餵養原本的生物。當然,都市所面臨的挑戰遠不止於此,舉凡空氣、水、垃圾、交通、能源、建築…不勝枚舉。

智慧城市、綠色城市、生命親和城市

或許是因為這樣,於是「智慧城市」的概念產生了,就名稱上來理解,大概是指城市有各種聰明的人工智慧設計,解決都市所面臨的各種問題,讓生活在其中的人過得更好吧。不過智慧城市沒有一個國際公認的標準,有的只強調IT技術在城市的應用,有的著重生活便利,有的加入節能和環保概念等(傾向綠色城市)。例如,我住的台中,曾在2013年獲美國智慧社群論壇(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 簡稱 ICF)頒發「全球智慧城市首獎」。但其實每年的ICF似乎不是用同一套標準評比所參賽的城市,根據臺中市政府新聞局的廣告,商業周刊的整理 [註2],台中獲獎的原因是:1). 產業聚落完整創造就業能力強,2). 大筆投資基礎建設網路拉近城鄉差距,3). 打造影視環境成為奧斯卡獎搖籃。至於台中以上幾點是否有那麼好,好到打敗全球其它四百個參賽城市的其它優點,我是有點納悶;又如西門子公司,用綠色城市指數《Green City Index》評比歐洲及拉丁美洲城市,並在2011年用亞洲綠色城市指數《Asian Green City Index》評比亞洲22個城市(含台北),結果新加坡獲頒為最綠城市 [註3]。其使用的8大指標(能源和CO2、土地使用及建築、運輸、垃圾、水、公共衛生、空氣品質、環境治理)中,除了水這個項目只拿到平均水準外,其餘7項台北都優於平均水準,台北表現非常優異。不過,我個人覺得台北就是經費充足,所以可以有很多條捷運,另外排放CO2的工廠都在新北或桃園或以南,不會扣到台北的分數。事實上,以金錢堆砌出的綠色台北,恐怕無法複製她的成功到台灣其它都市。(附註:台北的都市規模在22參與評比都市中是相對小的,倒數第二名;市民GDP是相對高的,第三有錢)。以上兩例的評比項目都不包括「生物多樣性」。

或許你也注意到了智慧城市或綠色城市也不一定如人們想像中的綠。誠如倡議生命親和城市(biophilic city)的維吉尼亞大學建築學教授Timothy Beatley,在他出版的同名書《Biophilic Cities》寫到;人們往往致力於綠都市的所有層面的議題,例如公共運輸、能源再循環、建物能源效率等,沒錯這些都很重要,但最後卻忘了把「自然」擺進去。原文:But too often, he notes, urban greening efforts focus on everything except nature, emphasizing such elements as public transit, renewable energy production, and energy efficient building systems. While these are important aspects of reimagining urban living, they are not enough, says Beatley [註4]. 他認為城市設計建造時,就應該把自然擺放在核心地位,而不是當作事後添加品或裝飾品。原文;A biophilic city is a natureful city. It puts nature at the core of its design and planning, not as an afterthought or an ornament. It’s key to everything that happens in the city [註5].

第十屆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 (Convention of Biological Diversity, Convention of Parties 10):所有人都應該認識到生物多樣性的價值並知道能夠採取哪些措施

聯合國於1992年6月5日在巴西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通過《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f Biological Diversity, 簡稱 CBD),並開放締約方參與簽署。CBD自1994年起每隔1到2年召開1次締約方大會(Convention of Parties; 簡稱COP),研商生物多樣性相關議題策略規劃。2001 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出版《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第二版(Global Biodiversity Outlook 2, GBO2) 》,強調生物多樣性保育策略的重要七大領域,同時,訂立第一次十年目標,稱為「2010 生物多樣性目標」,要求各締約國於 2010 年之前達成。2010 年,該秘書處於日本名古屋愛知縣召開 COP10,檢視各締約國執行「2010 生物多樣性目標」的成效,出版了報告書《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第三版(Global Biodiversity Outlook 3, GBO3) 》,報告中指出大多數締約國的國家報告中並未達成 2010 生物多樣性目標。這次的締約國大會積極的討論「2010 生物多樣性目標」失敗和窒礙難行的原因,發現主要在於世界各地的人民對生物多樣性的相關知識與概念太陌生。因此,該秘書處重新設計作為 2010 年至 2020 年更嚴格的生物多樣性十年目標「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Aichi Biodiversity Targets,簡稱愛知目標)」時,便將「生物多樣性主流化:透過將生物多樣性納入政府和社會主流,解決生物多樣性喪失的根本原因」列為首要目標。第一子目標為「遲至 2020 年,所有人都認識到生物多樣性的價值並知道能夠採取哪些措施保育和永續利用生物多樣性」 [註6]。

新加坡城市生物多樣性指數(Singapore Index on Cities’ Biodiversity):衡量與評估城市在生態保育上的表現

值得慶幸的是,新的綠色城市評比已納入生物多樣性,如此,找回都市失去的動植物,也開始會懸掛在城市管理者的心上。在2008年CBD COP9時,時任新加坡國家發展部長的馬寶山,提出「新加坡城市生物多樣性指數」(Singapore Index on Cities’ Biodiversity),或簡稱「新加坡指數」,而後在2010年的CBD COP10被正式採納,用以衡量與評估城市在生態保育上的表現 [註7]。目前在全球,已有超過50個城市採用此指數。

「新加坡指數」由城市基本概況以及23項指標所組成。透過這些指標來衡量該城市的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提供的生態系統服務,以及城市對生物多樣性的管理。每一項指標有0到4分的分數級別,總分最高可得92分。初次基礎資料建立後,每三年城市要自行收集數值,以了解自己城市實際改善生物多樣性保育的作法和成效 [註8]。

新加坡在城市生物多樣性領域是一個令人好奇的案例。過去半世紀,新加坡從貧窮的漁村,轉變成高度發展的城市國家。於此同時,新加坡失去了大多數的天然環境和原生動植物,包括失去了90%的森林,67%的鳥類,40%的哺乳動物和5%的兩棲爬蟲動物,95%的原始紅樹林,及39%的所有天然海岸植物 [註9]。如今,如世人所見,新加坡發展為一個美麗的花園城市,而新加坡城市生物多樣性指數的提出,適時鼓勵全球城市往更綠更永續的方向邁進;即便批評者認為新加坡城市綠化過於膚淺、維護成本過高、難以永續。

「生物多樣性之父」愛德華威爾森:把一半的地表面積還給大自然。

每年的5月22日,是世界生物多樣性日。而第一個喊出「生物多樣性」一詞的,正是人稱「生物多樣性之父」的哈佛大學愛德華威爾森教授(Edward O. Wilson)。去(2016)年,威爾森教授在他87歲暮年之際,出版了他的第32本書《半個地球:我們為生命而戰》(Half Earth: Our Planet's Fight for life) [註10]。書中提到:為了防止物種(包括人類自己)大滅絕的發生,我們必須盡快採取行動,以保全這個行星的生物多樣性。留一半地球給生物多樣性,不是為了幾隻鳥、幾隻白海豚或幾隻石虎,而是為了人類生存 [註11]。

令人振奮消息是:威爾森教授的願望「創建一個重要的工具──《生命大百科》(Encyclopedia of Life),準備將地球上180萬個生物物種,一物一頁,佐以豐富的圖片和影音,放在網路上,任何人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敲幾個電腦鍵,隨時都可如臨現場,好好展開研究。」已一點一滴在實現中 [註12、13] 。

城市的公園是一座座綠的孤島,我們得用行道樹,得用家戶陽台和庭院的綠廊,把島嶼們串起來

新加坡國家公園局生物多樣性中心主任陳莉娜表示,「城市裡的自然區是分散的,因此我們想要連結各個自然區,讓原生物種有更大的使用範圍。」實際的做法就是,建構道路綠化網,讓道路中不同層次的高矮樹叢提供不同的物種生存。而當高大的樹冠向外擴展,就能連結起道路兩旁的植栽和建築,建築中的綠屋頂也彼此相連,這些不同高度的綠化植栽也包含水生植物,提供了不同動物的生存環境,例如蜻蜓、鳥類等等。從道路到建築的立體綠化模擬著森林,要讓新加坡不只是花園裡的城市,更有如森林裡的城市 [註8]。如果政府有心促進生物多樣性,那麼,一般個人可以怎樣做呢?

可以在消費時考慮產品綠不綠?有錢的話,可以多支持那些愛地球的團體,出門的人請不要破壞環境,宅在家的不妨種點綠意,人能吃的最好,動物愛的也不錯,促進生物多樣性,同時發展都市農業 [註9]。題外話:古巴在上世紀90年代蘇聯體制崩潰時,遭受美國新一波經濟制裁,石油及各種物資禁運,卻意外走出生態農業的新路,都市居民吃的蔬菜、餐桌上的米飯,75%來自方圓十公里內的農地,當有機農業目前在全世界蔚為風潮,古巴農民早在20年前就不用農藥化肥 [註14、15]。

台灣1999年開始實施的「綠建築評估系統(EEWH)」在2003年已增訂「生物多樣性」指標

現今全世界約有26套的綠建築評估系統,台灣為僅次於英國、美國及加拿大之後,第四個實施具科學量化的綠建築評估系統,專注於建築物對生態(Ecology)、節能(Energy Saving)、減廢(Waste Reduction)、健康(Health)之需求所訂定的綠建築評估系統,自1999年開始實施,原本的評估系統有「綠化量」、「基地保水」、「水資源」、「日常節能」、「二氧化碳減量」、「廢棄物減量」、及「污水垃圾改善」等七項指標,而在2003年又修訂增加「生物多樣性」及「室內環境」兩項指標,組成現今所謂的「綠建築九大評估指標系統(EEWH)」,同時也是目前唯一獨立發展且適於熱帶及亞熱帶的評估系統 [註16、17]。

EEWH的「生物多樣性指標」重視生物基因交流路徑的綠地生態網路系統,鼓勵以生態化之埤塘、水池、河岸來創造高密度的水域生態,以多孔隙環境以及不受人為干擾的多層次生態綠化來創造多樣化的小生物棲地環境,同時以原生植物、誘鳥誘蝶植物、植栽物種多樣化、表土保護來創造豐富的生物基盤。不過,EEWH的「生物多樣性指標」只適用規模1公頃以上的大基地,小於1公頃的基地則回歸只適用「綠化量指標」。

由於綠化被公認為唯一可吸收大氣二氧化碳最好的策略,有助於減緩地球氣候日益溫暖化的危機。因此EEWH的「綠化量指標」著重於植物對二氧化碳固定效果的評估。利用建築基地內自然土層以及屋頂、陽台、外牆、人工地盤上之覆土層來栽種各類植物的方式。其基準要求如下:(1)在確保容積率條件下,應盡量降低建築物縮小實際建蔽率一成以上以擴大爭取更多的綠地空間。(2)綠地面積至少在15%以上。(3)空地上除了最小必要的鋪面道路之外,應全面留為綠地建築物。(4)避開原有老樹設計,施工時保護老樹不受傷害。(5)大部分綠地種滿喬木或複層綠化,小部分綠地種滿灌木。(6)在大空間區域應盡量種植喬木,其次再種植棕櫚樹,然後應在零散綠地空間種滿灌木。(7)在喬木及棕櫚樹下方的綠地應盡量密植灌林,以符合多層次綠化功能。(8)即使在人工鋪面上,也應以植穴或花台盆方式,盡量種植喬木。覆土深度足夠,其二氧化碳固定效果均視同於自然綠地的喬木。(9)綠地盡量減少種花圃及草地,尤其人工草坪或草花花圃對空氣淨化毫無助益。(10)利用多年生蔓藤植物攀爬建築立面以爭取綠化量。(11)盡量在屋頂、陽台設置防水排水良好的計人工花台以加強綠化,但是應該注意其覆土量及防水對策。

我住都市,卻想種一座森林,讓都市變成森林都市;我一個人種不來,想邀請你一起參加

我住都市,卻想種一座森林,讓都市變成森林都市。如果你看了我的文章,發現小陽台也可以從容擺植栽,也發現澆水其實不麻煩,看了我的照片,覺得動植物們很可愛,歡迎你也加入打造森林(或花園)都市的行列,種點什麼在自家的陽台或庭院,或是房子旁的空地,最好多一點種類,維持植物多樣性,也許過不了多久,也會享受與小動物們不期而遇的喜悅,不妨順便拍點照片與朋友分享。他們說,把都市失去的植物找回來,動物們也就跟著回來了。If gardens and a variety of plants are brought back to the cities, animal species will also come back [註9].

By Tsao 2017.07.14

參考資料:

[註1] World Urbanization Prospects- The 2014 Revision [Highlights]

[註2] 商周: 臺中榮獲全球智慧城市首獎

[註3] Asian Green City Index

[註4] Biophilic Cities

[註5] What's a “biophilic city”? Let Timothy Beatley explain

[註6] 出席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三屆締約方大會會議報告

[註7] Singapore Index on Cities’ Biodiversity

[註8] 環境資訊中心: 綠化覆蓋率高達50% 打造出城市生物多樣性的新加坡經驗

[註9] biodiversity.sg

[註10] 天下雜誌: 黃怡:「留下半個地球」──生物多樣性之父的最後籲求!

[註11] 環境資訊中心: 【生物多樣性日】留一半地球 給你

[註12] 環境資訊中心: 【生物多樣性日】愛德華威爾森和生命大百科

[註13] Encyclopedia of Life (生命大百科)

[註14] 上下游News&Market: 台灣向左看 古巴生態農業啟示錄

[註15] 有機農業的價值: 古巴如何渡過石油危機

[註16] 臺灣綠建築發展協會

[註17] 財團法人台灣建築中心綠建築標章網站

Join the conversation
0
Be the first one to comment on this post!
Up
Copyright @Photoblog.com